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操作系统 » linux系统

全球人工智能竞争加剧,中美谁能领先?

文/周远

中美两国的科技竞争正在全面展开,加速演进。

科技是人类文明的标志,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随着人类的不断进步,科技的创新发明乃至科技革命一直都在演进,科技革新为人类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世界大国的竞争,科技是至关重要的领域,谁能掌握时代的领先科技,谁就走在时代和世界的前列。

全球科技竞争,人工智能首屈一指

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新中,人工智能(AI)已跃升到最前列。美国计算机行业协会(CompTIA)在设计、实施、管理和保护推动世界经济技术创新领域拥有约7500万行业和技术专业精英人士,并通过合作、教育、认证、推广和市场研究,组成了“由知情人士和业界领先组成的全球互联社区”,发现并支持全球的前沿技术,将学习和前沿技术的挖掘发现紧密结合,不断开拓具有前瞻性思维的科技创新。

CompTIA在每年年底都会评选出全球十大最新科技创新排行榜,2019年的排行榜囊括了物联网、人工智能、5G通信、无服务器计算、区块链、机器人技术,生物识别、3D打印、AR / VR AR(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和无人机。2020年的排行榜则包括:人工智能、5G通信、物联网、无服务器计算,生物识别技术、AR/ VR、区块链、机器人技术、NLP(自然语言处理)和量子计算。仅仅一年时间,人工智能取代物联网成为第一,这反映了全球科技创新的最新趋势和竞争状态。

人工智能演进,寒冬与春天交替

人们对人工智能这个词越来越熟悉。但何为人工智能似乎又很难说清楚。简单说,人工智能就是“人工+智能”两层意思的合成,可以理解为“人工和智能”,抑或“智能性的人工”,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新技术科学。

从理论与实践的起始与演进看,人工智能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1956年被确立为一门学科,期间曾经历过经费枯竭的两个寒冬,分别在1974-1980年和1987-1993年,但其中也出现了两个大发展的春天,分别在1956-1974年和1993-2005年。

从2006年开始,全球人工智能进入了加速发展的新阶段,它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计算能力、大数据、智能算法和人工学习、自然语言处理和图像识别等先进技术融合在一起。近年来,人工智能的研究越来越受到各界特别是科技界、产业界、工商界和数字经济界的高度重视,产业界对AI的投资和收购更是如火如荼。

全球人工智能竞争加剧,中美谁能领先?  人工智能 第1张

(资料图片:2020年10月,旷视科技在亚洲智慧创新物流展览会上展示“河图”智慧物流操作系统调度物流机器人及各种人工智能装备。新华社发)

AI潜力无限,前景远大

人工智能确实前景远大,潜力巨大。早在上世纪70年代,人工智能就被认为是与人类空间技术和能源技术相提并论的世界三大尖端技术之一。到了21世纪,人工智能又被认为是新世纪的三大尖端技术之一,与基因工程、纳米科学并驾齐驱。在社会的应用和人们的感知中,人工智能更为突出。

但也必须看到,目前世界上对人工智能的理解还是初步的、肤浅的,今后世界的人工智能究竟会发展到何种程度,也许我们已知的远不如未知的,更大的发展在未来,就如同当年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一样。目前看,北美、亚洲和欧洲的人工智能发展走在世界的前列。2019年底,冯德莱恩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后,最念兹在兹的就是加快推进欧盟的人工智能研发创新,她为此牵头制定了欧盟人工智能发展白皮书,将人工智能发展战略作为欧盟创新发展的重要抓手和战略方向。

美国的AGFAT(苹果、谷歌、脸书、亚马逊和特斯拉)等高科技巨头,都在加速全面布局人工智能行业,我国许多企业也在不断加大人工智能业务布局和发力。据一些投资公司预测,2030年全球人工智能行业市场规模将近16万亿美元,是全球经济科技中一块诱惑力极大的蛋糕。

人工智能拓展,双刃剑作用凸显

人工智能的应用延展大大加快。除了民用、商用、工业、医疗、教育、交通、媒体和科研等各种创新应用领域外,人工智能在军事和情报领域的应用也越来越普遍。不少国家的情报机构正在使用人工智能工具和技术进行监视、窃听等情报搜集,且人工智能化的机器也日益成为情报的使用者、决策者,以及其他自动化情报行动所打击的目标。有人估计,全球依托人工智能技术获取的情报数据在3年内将至少增加100万倍。在人工智能日益普及和技术日益先进的环境下,人类已经很难有密可保。

人工智能的双刃剑作用日益凸显,也因此带来了诸多困惑与疑虑,引起了很多争议。一是担心人工智能越来越多的应用对人类社会传统伦理道德、管理模式乃至法律法规和各种安全带来的巨大挑战,甚至引发颠覆性的革命及严重后果;二是各国对人工智能的技术和应用该如何及时管理、有效管理,防止失控无序。

人工智能并非万能,无数难题有待破解

在实际应用中,人工智能技术有创新,带来了各种便利和效益,但也应看到其尚不完善。有些人把人工智能说的神乎其神,似乎无所不能,不仅可以替代人类,甚至可以全面超越人类,其实这中间还有无数复杂的技术问题和社会法规与伦理道德衔接等问题没有解决,也很难解决。车辆自动驾驶问题便是其中之一。当下尤其要注意的是所谓的“人工智能万能论”和“人工智能乌托邦”,以及安全上的不负责任。

在军事和安全方面,人工智能系统已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不少组织和科技界人士强烈呼吁,应在世界范围内禁止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武器系统,防止这种不受人类控制即可下令主动杀人的“杀人机器人系统造成人类灾难。从理论上讲,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可以更快识别对方,缩短做决定的时间,比人类更快作出军事反应,从而提高军事优势地位,但人工智能系统的“设计错误”或“运算错误”和“识别错误”很容易增加军事冲突乃至战争的危险。

全球人工智能竞争加剧,中美谁能领先?  人工智能 第2张

(资料图片:以色列国防军的高科技设备。新华社发)

美国国防创新委员会在2019年10月31日发布了一份关于人工智能伦理原则的报告,对美国国防部未来如何在战斗和非战斗场景中设计、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提出了建议和告诫,报告强调制定“负责、公平、可追踪、可靠和可控”的五大人工智能武器系统使用规则。

在国际商业领域,包括万事达、软银和IBM在内的25家国际领军企业在3月25日呼吁七国集团(G7)成立一个新机构,帮助协调成员国应对从人工智能到网络安全等的一系列问题。更多的人则对人工智能的技术研发和应用所涉个人信息(特别是隐私信息)的保护缺失与滥用,表示深深的忧虑;很多国家呼吁将人工智能的管理上升到全球科技治理的高度,加强这方面的全球治理协作。

中美AI比拼,胜负难决

从全球科技研发和应用看,目前中国和美国已被公认为走在世界人工智能研发应用的前列。但目前究竟是美国先进还是中国先进,很难得出综合性结论,只能说各有长短。人工智能实力的比较,目前国际上并无完整、统一认可的标准,大国的人工智能实力对比主要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人工智能领军人物。人工智能是世界前沿科技,不是人海大战,必须有杰出的人物领衔。施密特被认为是美国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人物,他长期来活跃于美国政界和军界,先后为奥巴马、特朗普和拜登行政当局提供与先进科技相关的国防事务咨询。施密特于去年2月辞去了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所有职务,现专职于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并任主席。我国也有一大批优秀的人工智能科研和产业工作者,但因多方面原因,目前在国际知名度和认可度方面似要低一些。

全球人工智能竞争加剧,中美谁能领先?  人工智能 第3张

(资料图片:埃里克•施密特。视觉中国 图)

二是人工智能研究成果。美国斯坦福大学今年3月发布的2021年人工智能指数报告(2021 AI Index Report)显示,在人工智能相关的专业期刊引用率指标方面,中国在2020年以20.7%的微弱优势超过美国的19.8%。从人工智能相关的论文发表数量看,中国在2017年就超过了美国,2020年发表的人工智能论文数量占全球总量的18%。不过,美国仍然保持了国际AI学术会议论文数量的领先地位,并在学术会议论文引用率指标上以40.1%大幅领先于中国的11.8%,后者被认为更能反映一国的人工智能研究国际领先成果和质量。

三是人工智能的开发应用。这方面目前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以后也不大可能有完整准确的统计。从多方面的具体感知看,目前中国的人工智能开发应用数量,包括应用范围、领域和场景等,都超过了美国,因为中国的人口远多于美国,商业、工业和科技创新的活跃度很高。人工智能不可能一蹴而就,而需要在应用实践中不断优化提升,这方面美国远不如中国。如在车辆智能驾驶和商业应用方面,中国多家人工智能企业已大量试验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且因应用人数和场景量大丰富等原因,所获取的数据及相关的应用技术的改进完善也优于美国。

四是人工智能创新企业和独角兽企业的数量。目前普遍认为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要远多于美国,但平均的科研水平、创新能力等未必超过美国,中国的独角兽人工智能企业还不多,国际知名企业更少,一些人工智能企业的相关科研能力和管理水平都有待于提高。在人工智能企业融资方面,与美国同类企业也有不小的差距。

五是人工智能的相应配套技术。人工智能不是孤立的,它必须与相应的高科技软硬件配套。人工智能是最终解决方案,属于一种终端呈现与应用,其上游必须有相应的大数据和大数据技术支撑,其核心部位的计算必须有超算和高精尖半导体芯片支撑,其运营畅通和极速反应必须有至少5G的通信条件和物联网感知技术支持,其下端须有相应的精密仪器设备配套,否则是无法智能化安全运转。目前中国尚不掌握精密半导体材料和生产制造及高精尖芯片的技术和产品,这些卡脖子技术不能尽早攻破,人工智能的发展之路就很难走稳走远走深。

六是人工智能发展的政策支持和经费投入。美国媒体认为,中国对人工智能的重视程度和各种政策支持力度都要大于美国,社会对人工智能的应用容忍度也要高于美国。施密特在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听证会上强调,美国要保持人工智能领先地位,未来5到7年间每年至少需要增加400亿美元投入。他领导的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报告建议,美国需要将国防部年度预算的3.4%投入到科技领域,并至少拨款80亿美元用于核心AI的研发。拜登总统3月31日公布了2万亿美元的新投资计划,其中1800亿美元将用于加强美国的基础科研,拜登上任以来已多次强调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并表示其政府将大力支持美国人工智能的研发和竞争。

美国自认落后,呼吁仿效中国

微软公司总裁布拉德·史密斯在今年2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称,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技术研发,而是中国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方面实际部署和运用的速度优势。施密特称,中国不仅拉近了与美国的差距,而且中国在面部识别等AI技术方面突飞猛进,领先西方国家“好几代”。他指责中国“缺乏隐私保护”,因此能够建立大规模的人工智能应用数据库,并大力推动了医疗等领域的人工智能发展。

施密特提出,美国“需要在不损害美国核心价值观的情况下解决这些问题”,他提出美国应对中国AI实力的赶超,可效仿中国的“军民融合”做法。施密特估计,美国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比中国领先一到两年,而不是5年、10年”。施密特称,“中国的崛起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一个有能力的竞争对手”。可以预料,下一轮中美两国的人工智能竞争将更加激烈,除了政策和资金支持,国际化的高素质人才将是竞争胜败的关键。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智库首席研究员)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